第一顺位企业优先在供应地区中选择 1 个地区-下载游戏大厅-平乡新闻
点击关闭

医药全国-第一顺位企业优先在供应地区中选择 1 个地区

武磊登上电影频道

2019年12月29日,上海陽光採購網宣布將開展第二批國家組織藥品集中採購和使用工作,此次參与帶量採購的共有33個藥品品種,50個品規,將於今年1月17日在上海開標,藥品價格有望繼續大幅降價。

記者發現,第二批集采政策還有一個較新的規則:確定了對入圍企業可以選擇供應地區的標準。在擬中選企業統一進入供應地區確認程序上,第一順位企業優先在供應地區中選擇 1 個地區。優先選擇完畢后,從第一順位企業開始所有擬中選企業按順位依次交替確認剩餘地區,每個擬中選企業每次選擇 1 個地區,重複上述過程,直至所有地區選擇確認完畢。

在國內醫療改革的浪潮衝擊下,不同細分領域的葯企各謀生路。

和第一輪帶量採購相同,通過提前明確公立醫院藥品採購量,各廠家進行報價及議價,價低者中標,實現以價換量。不同的是,這輪入圍企業數量大大提高,不再局限於3家,申報企業如果等於或者超過9家,最多入圍企業可以達6家。同時,此次集采首次設置了最高有效申報價,相當於為企業報價設置了「天花板」,最高有效申報價雖暫未公布明確的制定原則,但基本不高於當前市場最低中標價,分析人士表示,這意味着與「4+7」試點和上一輪全國集采相比,降價力度更大。

「阿莫西林們」的全國砍價戰:第二批帶量採購開標在即 葯企降價風暴再襲

和去年一樣,在這輪集采蕩滌下,能夠獲益的企業,主要還是原料葯一體化的企業,包括京新葯業、華海葯業、海正葯業、齊魯製藥等。

在品種方面,一位業內人士對《華夏時報》記者表示,他達拉非片、注射用紫杉醇(白蛋白結合型)、安立生坦等品種並不是新版國家醫保目錄產品,卻被納入到國家帶量採購範圍之中,意味着國家聯採的趨勢有從醫保控制轉向患者需要的層面。同時,阿比特龍、阿卡波糖、克林黴素等年銷售額過3億元的品種都被納入。

華夏時報記者 孫源 于玉金 北京報道

在從業人員層面,不論大小企業,在整個2019年的人力變動不時見諸報端,醫藥代表裁員潮屢見不鮮。對於這一現象,史立臣表示:「營銷模式需要轉型,但是搞不清楚狀況的企業在一味裁員,其實真正該做的是優化組織結構、人員配置,同時優化經營結構,剝離不重要業務板塊。帶量採購並非就意味着不需要銷售人員了。」

實際上,就在第二輪集采政策頒佈當月,葯企主動降價的大幕已經拉開。海南、江蘇、浙江、甘肅、貴州等省份陸續公布常用藥主動申請降價的消息,涉及品種數百個。其中,根據海南12月16日發佈發通知,149個降價品種中,多個大品種降價幅度甚至逾90%。

在33個品種中,阿莫西林、格列美脲對應的可參選葯企數量最多,分別為8、6家。根據不完全統計,恆瑞醫藥、中國生物製藥、復星醫藥涉及品種最多,均在3個及以上。

他認為,未來醫藥代表行業會形成明顯的分化,比如分學術、商務、基層等方向進行區分配置。「帶量採購才33個品種,佔中國藥品總量的比例還太少,很多企業都沒有參与到政策之中,所謂『大規模裁員』的數量也有限。同時企業越來越重視政策外市場,這一領域葯價可自主控制,而人員是必需。」

此外,在國內市場上,仿製葯逐步取代原研葯將是必然的趨勢。不少企業把目光轉向了海外,但通過FDA標準的審核也是一大關卡。

新一輪集采政策有多處更新,伴隨着相關政策更加體系化,醫改進程也進一步深化。

對於原研葯企的角色,史立臣對《華夏時報》記者稱,原研葯企的原料葯是全球採購,在與國內仿製葯企業競爭之中,不一定吃虧。同時,大部分仿製葯企業在原料藥方面早已布局。

要說醫藥圈在2020年的第一件大事,那就是第二輪國家級藥品大型「團購」——全國藥品集採的開啟了。

與此前網傳的35個品種相比,此輪藥品名單中少了二甲雙胍口服常釋劑型與二甲雙胍緩控釋劑型。北京鼎臣醫藥管理諮詢中心創始人史立臣在接受《華夏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二甲雙胍沒有進入本次集采範圍,我覺得不是可以值得考慮的問題,因為本次集采加上上次集采總容量不大,在國家集采體系化建設程度越來越大,那麼進入的藥品數量也會越來越大,未來有可能進去。」

根據最新規定,全國實際中選企業為1-3家的,可分別獨佔首年約定採購量計算基數的50%、60%、70%。全國實際中選企業為4家及以上的,則將分享首年約定採購量計算基數80%的市場。

「既然已經確定是全國性市場採購,不是區域性試點採購,那麼為什麼又出現了供應地區選擇的政策?我也問了一些葯企如果參与,對這一點怎麼看,都說不太清楚,」史立臣對記者表示,「第一順位的肯定是價格最低的,依次逐漸價格拉高,那麼第一順序選擇完區域之後,其他的區域被其他順位選擇,其他區域就沒辦法獲得最低價格,那麼就會存在有些區域能買到價格最低的產品,有些區域只能支付比較高的價格。」

洗牌之下的葯圈「大量的企業在探索轉型,對產品結構進行優化,哪些要重點研發,哪些可以收購,哪些業務單元板塊需要聚焦……當然轉型企業的數量最多佔30%,大部分企業還是『懵』的,觀望心態特別嚴重,政策輻射內的市場不參与,只在政策外市場跑,所以,這個行業在未來3-5年對企業的淘汰會加速。」對於政策衝擊下的葯圈發展整體狀況,史立臣有感而發。

隨着此前取消藥品加成、「兩票制」的落地實施,醫療改革繼續深化,如今,以「一致性評價」帶路的全國集采,仍舊以仿製葯為主,從第一輪實施效果上來看,在減輕醫保負擔的同時,為患者提供了更加質優價廉的藥品。2020年起,「帶量採購」+「國家醫保准入談判」仍是醫保部門對葯企進行大力度壓價,醫保基金「騰籠換鳥」的重要政策手段。

政策微調葯價再下壓回顧集采醫改路程,2018年年底,首批「4+7」藥品帶量採購工作啟動,在北京、天津、廣州等11個城市(簡稱4+7城市)進行試點,25個中標藥品平均降價幅度為52%。2019年9月起,中標藥品從11個試點城市向全國擴容,25個中標藥品在原來的降價基礎上平均再降25%。

今日关键词:林更新活跃像粉头